国家大剧院中国原创歌剧《兰花花》盛大首演-中新摄影网
今天是:
您的位置:<主页 > 书画评论 > > 正文  
国家大剧院中国原创歌剧《兰花花》盛大首演
发布者:木木 发布时间:2017-10-04 00:15 阅读:次 来源:中新摄影网 双击自动滚屏

  10月2日电 国家大剧院历时六年倾力打造的中国原创歌剧《兰花花》,于10月1日晚首次与观众见面。张国勇执棒众青年歌唱家,与国家大剧院合唱团、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青岛交响乐团一同带来了精彩的首演,优美旋律中,唱响了黄土高坡的动人歌谣,演绎了一段黄河岸边的喜乐悲欢。

赵丽丽饰演兰花花,薛皓垠饰演赶羊 凌风 赵丽丽饰演兰花花,薛皓垠饰演赶羊 凌风

  随同着板胡浓烈陕北风味的曲调,歌剧《兰花花》奏响了全剧序曲。舞台上是一望无际的黄土高原,千沟万壑、纵横奔涌。漫坡的谷穗犹如黄色波澜,一幅西北风情画卷跃然眼前。金色的谷地中,一对年轻的男女兰花花与骆驼子正在互诉爱意,翻云覆雨。序曲以赋格曲的形式展开,充满沧桑的意蕴,预示着弯曲的故事。多线条旋律的横向流动意向性地突出了全剧的主旨:命运的交织与矛盾。

  兰花花与骆驼子在谷子地野合的事件在蓝家河炸开了锅,村民们议论纷纷,一曲“延安府临镇川谁不知道”构思奇妙,既有村民们“嚼舌根子”的窃窃私语,以布满紧张感的音乐表现;又有滑稽调侃的四重唱,趣味十足。全曲时长近7分钟,歌颂旋律与乐队声部纷杂交错,国家大剧院合唱团的歌剧演员们将一群好事村民的形象塑造得惟妙惟肖,张国勇率领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与青岛交响乐团结合乐团,将音乐演奏得极具戏剧性,时而气势巨大,时而精致细腻,展示出作曲家丰盛的交响化思维,开篇就紧紧“抓”住了观众的眼睛和耳朵。咏叹调“人群里我就是只羊”交代了赶羊的人物形象,忧伤的旋律唱出他的自卑和伤感,而由暗至明的调式则表达着他对兰花花的深情爱恋。第二幕开端,作曲家用恬静的旋律和铃鼓、碰钟等打击乐音色,描绘了迟缓行进中的骆驼队、星星点点的驼铃声。合唱团与骆驼子的“北雁南飞在天上”极具中国味道,旋律安静而甜蜜,合唱作为此处叙事性的“背景音”,回味着兰花花与骆驼子两世间单纯美妙的恋情。清爽唯美的主题曲“圆圆的月亮挂在天上”是兰花花与骆驼子的隔空对唱,寄托了一对有情人的相思。紧接着,随着乐风突转,观众的视线转到了周老爷的身上,周老爷的戏剧颇具看点,他由出场时满腹“正义感”的乡绅形象,转眼就变成了留恋兰花花的“痴男”,男低音咏叹调“自从那一天” 音乐性格鲜明,光怪陆离的旋律和配器,活泼地描摹出周老爷复杂的心理裂变过程。兰花花被周老爷施计逼嫁赶羊,结婚的一幕拥有极强的戏剧性,音乐和戏剧层次分明,导演也对赶羊受到打击后的表示做了分层化的处置,首先是兰花花谢绝赶羊靠近,赶羊非常低落,但此处的音乐依然保有暖色,因为赶羊以为即使兰花花看不上自己,自己也会保持对她好。而后,当兰花花说出本人怀有身孕后,赶羊犹如遭遇了晴天霹雳,这使赶羊作为一个传统男性的尊严彻底损失,和声走向极其不协和的冷色调,戏剧摩擦也层层推进。赶羊走后,精疲力尽的兰花花未料到再次迎来的不怀好心的周老爷,周老爷靠近兰花花未遂,恼羞成怒的他要将兰花花怀孕的真相公之于众。在经过一席“审讯”后,周老爷执意将“有伤风化”的兰花花赶出了兰家河。走投无路的兰花花,在绝望中唱出悲愤的咏叹调“仰头生死两茫茫”,声嘶力竭的高音抒发了她对骆驼子忠贞不渝的爱,曲终,性格炽烈的兰花花纵身跃入了飞跃的黄河中。尾声合唱“兰花花”共有四段,以村民们的傍观者视角再次回想了兰花花的传奇,最后,合唱在乐队恢弘的气势中震撼人心地高唱“兰花花好”,将全剧的情绪推向了耐人回味的热潮。

赵丽丽饰演兰花花,张英席饰演骆驼子 罗晓光 赵丽丽饰演兰花花,张英席饰演骆驼子 罗晓光

  导演陈薪伊将她对黄土地的浓重情怀注入歌剧《兰花花》的编排中,运用写实的戏剧手腕和舞台视觉,将这个崎岖的故事娓娓道来,整台戏剧具备史诗般厚重的沧桑感。赵丽丽、关致京、薛皓垠、张英席、刘嵩虎、郝苗等颇具实力的年青主演,则以扎实的唱功和丰富的感情塑造人物,将每一个角色都演绎得深刻人心,令观众随着剧情一起恼怒、挣扎,又心酸无奈,不禁为他们的运气而扼腕叹气。

  首场演出过后,还将由李欣桐、杨琪、杨毅、扣京、王泽南、李扬、王鹤翔、陈冠馥等青年歌唱家,持续带来歌剧《兰花花》的出色演绎,该剧演出将连续至10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