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戏剧如何迈向精品?以古喻今需开掘新意境-中新摄影网
今天是:
您的位置:<主页 > 人文纪实 > > 正文  
廉政戏剧如何迈向精品?以古喻今需开掘新意境
发布者:木木 发布时间:2017-09-16 10:59 阅读:次 来源:中新摄影网 双击自动滚屏

  廉政戏剧如何向精品迈进

  【文艺观潮】

  随着反腐力度的加大,有关反腐倡廉题材的剧作也日渐增多,有依据现实案例创作的现代戏,亦有以古为鉴的古装戏,还有为数不多的讽刺喜剧,如豫剧《全家福》《陈蕃》《张伯行》,吕剧《断桥惊魂》,越调《大明朱元璋》,莱芜梆子《儿行千里》,闽剧《兰花赋》,琼剧《海瑞》等。这些剧作均揭穿了官场贪腐现象,抨击了不顾党纪国法、贪赃枉法的为官之人,展示了其腐败罪行对国家、对当事者个人命运和家庭亲人的灭绝性代价,颇具警示意义,因而大受欢送。

豫剧《全家福》剧照 豫剧《全家福》剧照

  但毋庸讳言,有些廉政戏剧过于直白,艺术质量不高,多是应景之作,无法成为艺术精品。因而廉政戏剧如何进步艺术质量,向精品迈进,成为所在剧团的保存剧目,已成为当下亟须解决的问题。

  角度新颖才具感召力

  现实生活中,不少官员的贪腐金额令人咋舌,而由此给国家和人民造成的损失也触目惊心。好比豆腐渣工程不胜枚举,以致桥梁倒塌事件不足为奇,交通厅成高危职业人所共知,可谓“前腐后继”。吕剧《断桥惊魂》即深入展现了一名党员领导干部没能经受住权与法、钱与法、情与法的考验,由一名大众爱戴的好干部堕落成为阶下囚的人生过程。而豫剧《岔路冷雨》则讲述了一位农夫的儿子,曾经是县级市市长,在人生的重要关口,由于未能实现本人预想职务的升迁,思维消沉,工作消极,一朝失足,步入歧途,终极跌入运气与灵魂的地狱。该剧以“自重、自省、自警、自励”为主题,展现了一个市长从清正廉明滑向贪腐行贿的过程,演绎了一场情与法、权与法的较量,再现了职务犯罪者受到法律制裁后的懊悔与反省。剧中以“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只看贼挨打,莫看贼吃肉”几句平常而又深邃的话语,印证了“手莫伸,伸手必被捉”这一从古到今永远不会转变的真理。

琼剧《海瑞》剧照 琼剧《海瑞》剧照

  豫剧《全家福》的故事和人物形象在反腐败题材戏剧中具备一定独特性和打破性。它不像一般反腐败题材戏剧那样展示办案的详细过程或者腐败者的灵魂堕落过程,而是以一个家庭两代人的艰苦奋斗为背景,展示了腐败罪行使得当事者个人命运和家庭亲人付出了覆灭性代价。海外留学的韩琳琳回国结婚,却恰逢担负市长的父亲韩英杰因经济问题被“双规”。一张30年前的“全家福”照片,引出了一个农夫家庭两代人令人感慨唏嘘的奋斗史。一个曾经让家庭和亲人引为骄傲的“励志明星”“成功典型”,却在金钱、女人的诱惑下跌入了贪腐的深渊。伟大的震动和落差,引发了韩琳琳苦楚的反思和追寻。该剧以奇特的角度和宽阔的视线,表示了腐败罪行对人民群众的深重损害和当事者家庭的打击,敲响了振聋发聩的警钟。同时,该剧也通过人物的思考和命运选择,表现了我们党反腐的决心和对我们国家民族前程的信心。

  莱芜梆子《儿行千里》也主打亲情牌,全剧以“母爱无疆惊天地,世间大爱鬼神泣”为主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形象地演绎了反腐倡廉的情节与事理,感人泪下,震撼人心。

  以古喻今需发掘新意境

  以古喻今是新编历史剧的共性,活泼演绎历史上的清官,让今人以史为鉴,既有深远的历史意义,更有强烈的现实意义。如越调《大明朱元璋》,豫剧《陈蕃》《九品巡检暴式昭》《张伯行》《芝麻官下江南》《清吏郑板桥》,京剧《刘伯温》、曲剧《洛阳令》《曹端还乡》,晋剧《平民于成龙》,闽剧《兰花赋》,琼剧《海瑞》等,充足挖掘历史名人为官清廉、忧国忧民、富有担当精力等闪光点,给后人以警示和反思,均大受好评。

  豫剧《陈蕃》讲述了东汉廉吏陈蕃的生平事迹,着力表现了陈蕃“爱民”“亲民”“为民”的情怀,赞美了他“勇于担当、不畏权贵、冒死进谏、舍生取义”的高尚精神,无情地鞭笞了东汉末年宦官乱政、官员贪腐、百姓悲凉的黑暗现实,深刻揭示了腐败将导致政息人亡的历史规律。剧中陈蕃的宁折不弯和频繁直谏,显示了其忠贞果敢与无私无畏,令人折服。

  闽剧《兰花赋》以乾隆年间真实产生在“福建长泰十八命案”为原始参考史料,主题紧贴当下反腐形势,以古讽今,引人入胜;通过揭示人性弱点,提倡为官清廉的思想,发人深省,具有很强的警示教导意义。在当下反腐败力度不断加大的形势下,教育党员干部要“守正如兰”,很接地气,相符观众的心理需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豫剧《张伯行》以康熙年间江南科考案为切入点,描述了被康熙称为“天下清官第一”的张伯行在担任江苏巡抚期间,与总督噶礼等贪腐权势展开惊心动魄奋斗的故事,浓墨重彩地塑造了一个有血有肉有风骨、有情有义有担当的艺术化的主人公形象,以古鉴今,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

  深度挖掘才干造诣精品

  纵观这些以廉政为主题的新编历史剧,有胜利之作,但有的剧作也过于直白,有些简略化和脸谱化,而且许多都是一个套路,即好官纠错案;还有的是着古装演现代,生搬硬套,没有涉及人 的心灵深处,因而不够感人。

  现实生活中,不少落马官员都由穷苦乡村走出,实质并不坏,但最终走上贪腐之路,因此,揭示他们的心路历程,挖掘其蜕变的深层原因,才能带给人更多的震撼和启发。这也是当下廉政戏剧提高其艺术含量所面临的最大问题。

  这一点,著名剧作家孟冰曾在其剧作《这是最后的斗争》中作过尝试,并在话剧《镜中人》中,对社会时下热门进行了全新的挖掘和审阅。该剧并没有就事论事地描写案件自身,而是通过两位男主人公从同为大学优秀学生到走上了完全不同的命运之路——一位是脚踏实地的纪检委干部,一位是贪腐中迷失的市委领导的戏剧矛盾,集中表现主人公的心理纠纷,在层层递进中抽丝剥茧,深刻主题。

  琼剧《海瑞》中海瑞和胡宗宪的矛盾摩擦和惺惺相惜,成为贯串全剧的纽带。海瑞和胡宗宪两人为官之道不同,但又惺惺相惜。他们之间的观点分歧,实在就是人道善与恶的争斗。胡宗宪一方面肩负抗倭重任,对守卫海疆、平息倭乱,有着不可磨灭的奉献;另一方面,他又为保障军饷,投靠时任内阁首辅的权奸严嵩,不乏贪贿的传闻。后来官场的遭遇,使海瑞对胡宗宪的无奈有了深切的懂得,展现了一个有人情趣的海瑞,也使得全剧拥有了一份厚重的反思意识。而京剧《青天道》与闽剧《青天》,则均聚焦于喜剧性的“海瑞升官”:海瑞清廉严正、不惧权贵,贪官们为了把他赶走,结合起来为他跑官。这些喜剧的情节和人物,辛辣讥讽了官场的不正之风,堪称嬉笑怒骂,畅快淋漓。

  其实,上海京剧院多年前就演出过《贞观盛事》和《廉吏于成龙》,将历史上的名臣魏征和于成龙作了生动的演绎,两剧叫好又叫座,双双入选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解释廉政戏剧并不是一时应景之作,也不能因去各处巡演均包场不愁卖座而不顾艺术质量,而是要提高艺术含量,使之成为长演不衰的精品保留剧目。

  (作者:严佳)